反腐丨再抓“内鬼”! 驻财政部纪检组长落马!“内鬼”都干了哪些事?

摘要: 8月27日,中纪委官网消息,中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组长、财政部党组成员莫建成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审查。

10-10 05:00 首页 大案


今日大案:

【头条】观察丨陈卫东:司法改革关键节点的五大紧迫问题

【二条】反腐丨再抓“内鬼”! 驻财政部纪检组长落马!“内鬼”都干了哪些事?



来源:智慧的极限    2017-08-31 


8月27日,中纪委官网消息,中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组长、财政部党组成员莫建成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审查。


十九大召开前,不断加大反腐力度,再捉“内鬼”,中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组长莫建成落马。莫建成曾任江西省委副书记、副省长之职。

 

财政部网站显示,莫建成系中央候补委员,此前曾先后在内蒙古、江西两地任职,历任内蒙古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江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江西省常务副省长、省委副书记等职。 2015年12月起其转任中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组长、财政部党组成员,在财政部排在部领导班子第三位。

 

强力反腐打虎,所倚重的纪委系统不断曝出“内鬼”。如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袁卫华,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十一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刘建营,第九纪检监察室原副主任、原正局级纪检专员、监察专员明玉清,第六纪检监察室副处长袁卫华,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罗凯,第十二纪检监察室原处长申英,第八纪检监察室原处长原屹峰等。

 

自“十八大”以来,中纪委机关已有38人被处理,其中17人被立案查处、21人被调职;整个纪检监察系统共处分7,200余人、处理2,100余人。

 


举例:“内鬼”干了哪些事?

 

新疆兵团前纪委副书记、新疆兵团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刘军于日前落马。随后,媒体盘点了纪检系统落马的“内鬼”:有的曾向落马高官泄密;有的捞钱两个亿;有的官商“朋友圈”有100多人。

 

5月15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刘军被审查。

 

刘军从1996年8月开始在新疆兵团纪委工作,此后一直在纪委系统工作长达20年,2012年4月任新疆兵团纪委副书记;2016年10月才调任新疆兵团编办主任。外界认为,刘军案发,事出应在其兵团纪委副书记任内或之前。

 

刘军落马后,《中青报》盘点了纪检系统落马的“内鬼”。文章称,“人前人后两张皮”的现象在纪检系统里的落马官员身上颇为常见。

 

今年5月10日,新疆纪委监督室原副主任陈方进行立案审查。这是个“五毒”官员,除了工作纪律外全部违反。此外,其还非法持有弹药,胆子真是不小。落马后,还在为同案人员打掩护,掩盖事实,对抗审查。

 

4月17日,中央巡视组前副部级巡视专员张化为被审查。张化为是目前落马级别最高的纪检官员之一。

 

张化为是“十八大”以来被处理的第二名中央巡视组领导成员,第一个是湖北省委原常委、组织部原部长贺家铁。2017年2月4日,贺家铁被立案审查。通报称,贺家铁任中央巡视组副组长期间,其泄露巡视工作秘密。

 

2016年7月15日,广东省委第六巡视组组长刘志伟被查。

 

2015年12月3日,山西省委巡视组原组长刘向东被“双开”。上述文章表示,从刘向东身上、车上、办公室、住所、租赁的房屋等多处住所起获巨额人民币和各类外币、现金、银行卡、存折、黄金,光这些就是1.5亿元,还有大量字画、玉器、古董和多套房产,涉案金额不下两个亿。

 

2015年12月1日,安徽省委巡视组前副组长方克友被调查。方克友被指控在任安徽省委第二巡视组副组长期间,在土地复垦、承揽工程、变更土地规划性质等方面为他人谋利,收受请托人贿赂30万元;退休后,收受请托人贿赂113万元。

 

中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原副主任、原正局级纪检专员、监察专员明玉清曾自述,他的官商“朋友圈”有100多人,并称“这不是朋友,这是一种权力、金钱、地位和利益结成的一种链条关系”。

 

中纪委第十一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刘建营曾安排家属吃空饷、帮家人揽项目。

 

此外,今年1月,在播出清理“内鬼”的纪录片中,列举了8名纪检官员贪腐案例,包括中纪委法规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曹立新,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袁卫华及中纪委监察室原主任魏健等。

 

魏健被指向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及周永康“通风报信”而落马。曹立新在调查山西腐败窝案中试图在中纪委“捞人”反被查。袁卫华被指以“故意泄露案情”换取利益,黄兴国落马前曾找他打探案情。


中纪委内鬼莫建成被抓强某心惊肉跳

 

刚刚落马的中纪委“内鬼”莫建成,曾在江西任职,先后和苏荣、强某搭过班子。分析认为,莫建成被查,令强某心惊肉跳,将清算旧账。莫建成的仕途经历主要分为三部分:起步于内蒙古;在江西政坛近5年;进京当纪检组长。

 

2010年4月,莫建成从内蒙古到江西任职,担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苏荣在2007年至2013年任江西省委书记。也就是说莫建成当时是在时任省委书记苏荣的属下。

 

莫建成被抓,或与他在江西任职时出现的问题有关。当时苏荣提拔的腐败官员显然也得到了莫建成的同意,苏、莫沆瀣一气,也符合官场特性。

 

官方在苏荣的双开通报中称,其“擅自改变组织决定”“在干部选拔任用上为人谋利”“大肆卖官鬻爵”等。当地官场流传,苏荣当时想提拔谁就提拔谁,想让谁下去就让谁下去。

 

苏荣离开江西后,莫建成又先后任江西常务副省长和省委副书记这两个重要职务。而当时的江西省委书记是强某。强某2013年3月至2016年6月任江西书记,此后转任人大闲职。

 

外界有分析称,莫建成落马至少令前江西省委书记强某心惊肉跳。众所周知,官员互相咬是常态,官员落马后,为了立功,必然会供出某领导。而中纪委将清算莫建成的旧账。

 

强某是有背景高官,此前曾在北京任职多年。1996年强某被任命为北京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开始长达8年的政法生涯,1999年3月起,兼任市公安局长;两年后,升为北京市委副书记,后来被外放,先后担任青海、江西省委书记等职。

 

强某被指是周永康、令计划的人马,他跟令计划的私交很深,并参与周令政变。


强某家族成员在北京经商,其妹在北京持有的地产项目九章别墅,是强某家人在令计划的帮助下,从北京市拿地发展,其中涉嫌“违纪违法”。

 

强某当年没能晋升北京市长的原因是2003年北京爆发“萨斯”,时任海南省委书记王岐山被紧急调任北京副市委书记、代市长。因此,mou被迫放弃让强某出任北京市长的计划。

 

莫建成2015年12月卸任江西省委副书记,进京担任中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组长。2016年10月,中央巡视组向江西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时,曾明确要求肃清苏荣“余毒”,而当时莫建成调离江西不久。周晓辉认为,当时将莫建成调离江西,可能是为了便于查案。今日莫建成落马,更可能是肃清苏荣“余毒”的重要一步。


目前,江西原省级高官中已有苏荣、莫建成、赵智勇、陈安众、姚木根、许爱民、刘礼祖7人被查。


昨日大案:

【头条】警示丨一律师成“套路贷”帮凶被判刑!上海高院释放“严惩”信号

【二条】史鉴丨纪念胡耀邦百年诞辰 再忆胡耀邦同志辉煌一生的几个瞬间 



促进

法治
推动

公益
洞悉

法律
品读

大案
大案

长按↑二维码可以关注我哟~!

主编:李轩

主办:中国案例法学研究会

投稿合作:mycasegao@163.com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近期热文史鉴丨纪念胡耀邦百年诞辰 再忆胡耀邦同志辉煌一生的几个瞬间 


首页 - 大案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