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耳机引发的恐慌

摘要: 戴上耳机,孤单不再是一个人的孤单。

11-11 17:22 首页 Boss直聘

出品:BOSS直聘(ID:bosszhipin)

作者:@占金花  如需转载,请后台回复“转载”

“不能再拖稿了,今晚夜深人静一定要把稿子逼出来…… ”

冒着被主编撕碎的风险,金花今天依然推送了一篇转载文章,然后战战兢兢地打卡下班了。

作为一名新媒体运营,他每天想的就是整出个10w+爆款,或是一觉醒来,昨日粉丝净增五六万。然而,最近他的脑子好像被灌浆糊了,别说10w+了,连正儿八经的原创都没有出过一篇。

这不,急得他脸上刚下去的痘痘又冒出来了。

01

在车门快要关上的前五秒钟,丢了魂的金花像被摁了按钮一样,一闪身挤上了晚高峰的10号线地铁。

好不容易拨开人群挤到最里边的角落,把自己塞了进去,他习惯性地伸手掏左边的裤口袋,摸了三遍,没有,又伸手掏了掏右边裤口袋,摸了三遍,还是没有——

哎呀,我去,耳机落办公室了。

手僵在半空的金花,像是橱窗里的木头模特。

他扫了一眼车厢里的乘客,几乎每个人都戴着一副耳机,耳塞式的,入耳式的,挂耳式的,头戴式的,牛奶白的,火焰红的,雾霾灰的,不尽相同。

“如果都摘下来整齐地摆在一起,一定很好看。”他心里想。

地铁里的陌生人、办公室的同事们、大街上擦肩的行人……在北京,人人必备一副耳机,即使不听歌,也要挂在耳朵上,戴上耳机,孤单不再是一个人的孤单。

不知道从何时起,耳机的功能不只是收听和传递声音,而是每一个孤独而又不甘寂寞的灵魂不可或缺的陪伴。

朋友圈已经刷到了昨天下午Vivian的限量版钻戒。他现在满心想的就是赶快下地铁。关了朋友圈,他又时而拿起手机,时而又放下,总觉得缺点什么。

再次瞥见旁边莫兰迪色连衣裙、手里捧着《孤独是生命的礼物》的长发姑娘,耳朵里塞着一副耳机时,他终于明白:他缺了副耳机。

02

“列车运行前方到站是团结湖站,去往北京工人体育馆的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

广播里是语音报站员甜美的声音。

工体,摇滚教父崔健不就是在这里唱响那首《一无所有》的吗?1986年,他背着一把破吉他,踩着一高一低的裤脚,站在工体的舞台上嘶吼:

我曾经问个不休 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 还有我的自由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崔健这一歇斯底里的呐喊点燃了30多年前迷茫而又无奈的小年轻的青春激情,也振奋了30多年后独自北漂的25岁的金花。每次塞上耳机,打开音乐播放器,他总会单曲循环这首歌起码五遍。

两年前,刚答辩完,他便拖着大学宿舍的铺盖卷来了北京。那个时候,他也是一无所有,借住在朋友那里,连吃饭的钱都是朋友给的。那会儿,他还特别喜欢南征北战的《骄傲的少年》

在一开始 当初我还是

一个天真而又爱哭的孩子

十年之后 终于才明白

只要全力以赴就无所谓失败

金花尤其喜欢最后一句,但北京不容许他全力以赴过后仍旧失败。

03

“再多呆一秒钟真的会窒息掉。”地铁车门一开,金花箭一般冲出了车厢。

夜幕下,双桥的地标东兴时尚广场灯火辉煌,照亮了半边天,也照亮了夜归人忙碌了一天的心。这里靠近城中村,商场百货、电影院、超市一应俱全,公交地铁也都有,从清晨五点到午夜十二点,热闹非凡。

首都的农村就跟我们那儿的县城似的,农村来的金花感概着。

尽管他的手机里躺了五个颜色的共享单车app,他还是扫不到可用的单车,“那就当健身了。”疲惫的金花迈开了步子。

路灯下,他影子被拉得老长。路旁的理发店霓虹灯闪烁,音响里放着汪峰——

当我走在这里的每一条街道

我的心似乎从来都不能平静

除了发动机的轰鸣和电气之音

我似乎听到了他烛骨般的心跳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

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儿死去

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也在这失去

北京北京

这歌……还真是,应时应景。

金花很喜欢《北京北京》,他跟着哼唱了起来。但他更喜欢《异乡人》

披星戴月地奔波 只为一扇窗

当你迷失在路上 能够看见那灯光

不知不觉把他乡 当做了故乡

但当他想不起“荸荠”在老家叫啥来着时,当他和老乡聚会总是字正腔圆地说普通话、甚至还能熟练地说“马丫堡”和“王五井”时,当他回家再也找不见那条通往老屋后山的羊肠小道时,他心一颤,故乡怎么就模糊了?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一句话:

“他觉得自己一生都是个外地人,既不属于早已陌生的故乡,在外又居无定所。”

金花觉得,这句话肯定是为他专门定制的。

04

正当他沉浸在异乡人的感伤中不可自拔时,扑鼻而来的酸臭把他呛回了现实生活。

他租住的村子,生活垃圾像一座又一座小山,唯一的一条河流,淌着乌黑乌黑、满带腥臭的液体。到了夏日高温期,整条村子都笼罩在异味中,像是被噩梦用邪术封锁了一样。每次女朋友和他外出时,她都要掩鼻而过。

金花不是没想过搬家,但在动辄三千的房租面前,他还是选择了一千多房租的自建房。比起每天单程步行20分钟,换乘两次,挤得像狗,耗时70分钟……这2000块省得真对。


今天,他没有特别期待回到出租屋。

因为,女朋友回南方了。

早些天女朋友还在北京,每天都会准备好热气腾腾的饭菜等他下班。在他掏出钥匙之前就打开门说“快洗手。”

在陌生的城市,有一盏灯为他亮着,有一桌家常小菜飘着熟悉的味道,有一个姑娘等着他归去,金花觉得,这大概就是家的感觉吧。

可是异地恋,分居两地才是常态。

他一个人呆呆地坐在电脑面前,插上备用耳机,程璧的《我想和你虚度时光》响了起来: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比如低头看鱼 

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离开 

浪费它们好看的阴影 

我还想连落日一起浪费,比如散步 

一直消磨到星光满天 

我还要浪费风起的时候 

坐在走廊发呆,直到你眼中的乌云 

全部被吹到窗外

830",这是他听的唯一一首这么长时间的单曲。

一边听着歌,一边思念着远方的姑娘。

他第一次觉得原来虚度时光是一件这么有意义的事情。

05

“你是不是快入职一周年了?去哪儿庆祝一下呗。”

同事的微信打破了房内的寂静,金花这才记起来马上就是9月5号了。

2015年,金花来到北京,两年时间,换了四份工作,有过欢笑,也有过泪水,有过成功,也有过失败。但总的来说,生活还是在朝着阳光方向发展。

戴着耳机,金花准备入睡。翻来覆去,还是发了条朋友圈:

我想超越这平凡的生活

注定现在暂时漂泊

无法停止我内心的狂热

对未来的执着

—— 许巍《执着》

晚安。

热文导读

职场干货▽

职位精选▽

欢迎关注BOSS直聘知乎平台

招聘界里最不正经,娱乐圈里最正经的直男

直接搜索“BOSS直聘”即可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Boss直聘,百万Boss等你撩!



首页 - Boss直聘 的更多文章: